Friday, August 14, 2009

我爸爸在船上当「船长」

文章转载自:一生难忘的感动
这篇是倪美英老师的真实故事


~~~从小,我很少看到我父亲, 因为他在船上工作。每次我问妈妈:「爸爸在船上做什么?」 妈妈总会告诉我, 「你爸在船上当船长啦!」

~~~爸爸的船,经常在世界各国航行,有时他一年才回台湾一次。可是,每次爸爸一回来,就带了很多礼物回来,有国外的牙膏、口香糖、收音机、漂亮卡片、积木。小玩具、衣服等等,我和弟弟都好高兴;甚至一些亲戚听到爸爸回来了,都会争相跑来我家,看能不能拿到一些礼物?

~~~我爸爸是浙江人,十八岁时搭舅舅在招商局的船到台湾玩;可是没想到,那时民国三十八年,国共打仗,国民党军队从大陆撤守,人人逃难,他回不去浙江老家了,只好留在台湾生活;后来,和妈妈结婚,生下我和弟弟。为了养家,爸爸只好上船工作,经年累月在海上工作。巧的是,我爸爸的名字就叫「四海」,似乎冥冥之中,老天就要他一生「遨游四海」。

~~~虽然爸爸很少回家,但我总是以爸爸为荣,因为妈妈说,爸爸在船上当「船长」,去过很多国家,不像别人连出国的机会都没有。而每当爸爸一回国,回到台北家,他都很累、很疲倦,我都会帮爸爸捶背、按摩;我好珍惜爸爸每次下船、住在家里的时间。
!

~~~有一次,爸爸写信回家,说他换了一家船公司,是赖比瑞亚籍的船,挂香港的旗子,会航经高雄港补给食物、饮水,但不能靠岸,只能停留在外海。爸爸信上还说,叫我们到高雄去拿一些礼物,尤其是他特别买的「黑白电视机」。


~~~您知道吗,那时候台湾只有「台视」一家电视台,没有几个家庭有电视机,所以一想到爸爸帮我们买了一台电视机,心里就好高兴。后来,妈妈带着我和弟弟,从台北搭火车到高雄,再到港边,搭乘接驳小船到外海,去找爸爸。

~~~那时,我念小学二年级,好高兴、好兴奋,终于可以看到爸爸了!一上船,上了甲板,远远的,我看见一个中年人,坐在船尾挑葱……,他胖胖的身材,很像爸爸,可是,爸爸不是在当船长吗?
!

~~~这时,妈妈说:「你爸爸在那边,你赶快过去!」

~~~我愣了一下,的确,他就是爸爸。爸爸上身赤裸,光着身子,只穿短裤,脖子上还挂着一条发黄的旧毛巾,上半身一直流着汗,一个人坐在船尾挑葱、捡菜叶……我红着眼,慢慢走过去,轻轻叫了一声:「爸!」

~~~「你们来了啊!」爸爸看到我们,惊喜地说道:「很热噢!我们的船只能停在这里……来,我买了一台电视机,你们快来看!」

~~~爸爸拿下脖子上的毛巾,一直擦着汗,也带我们进入闷热的船舱内,去看那台二手的黑白电视机。这也是我这辈子,第一次看到电视机。

~~~可是,当我看到电视机时,我的眼泪一直流,心里不解的是……「爸爸不是在当船长的吗?怎么会是捡葱、挑菜叶的厨师?……他每天就是在那又热、又窄的船舱厨房里,煮菜、煮饭给人家吃?

~~~回到台北,上学时,每当音乐课老师教我们唱「我的家庭」这首歌时,我总是一边唱,一边哭。歌词里说:「我的家庭真可爱,美满温暖又安康,兄弟姐妹真和气,父母又慈祥……」可是,我的脑海中一直浮现的是,爸爸光着身子坐在甲板船尾挑葱、捡菜叶的画面。在前面弹风琴的老师,看着我一边哭。一边唱,但是,她从没问过我,为什么哭?


~~~几年后,爸爸有一天突然不预警地,从日本搭飞机回来了。

~~~「爸,你怎么突然回来了?你没搭船,是搭飞机噢?」我问爸爸。爸爸点头,放下行李,疲倦不堪地瘫坐在椅子上。

~~~原来,爸爸身体不适,在船上经常鼻孔流血,甚至,连耳朵也流出血来。爸爸被送到日本医院检查,医生说,是癌症,鼻咽癌,一期。公司知道后,立刻叫爸爸不要再工作了,也出机票钱,让他搭飞机回台北。

~~~从此以后,爸爸就未再上过船,而成为台大医院的病患。我带他到医院检查、做化疗、照钴六十。慢慢地,爸爸的头发掉光了,脸部皮肤也因照钴六十,而逐渐焦黑。鼻咽癌,是很痛苦的,爸爸的喉咙都是灼热的,他咽不下食物,我必须把饭、菜、肉用打汁机搅拌,变成流质的汤,让他喝。

~~~可是,爸爸的病情越来越恶化,他连吞水,都说很痛,咽不下去;我只好用棉花沾水,帮爸爸在干裂的嘴唇上擦拭、滋润,让他稍微舒服一点。


~~~爸爸本来是八十公斤,后来瘦到只剩下五十多公斤。他,不能喝水,不能说话,甚至,连嘴巴呼出来的气,都有臭异味……

~~~他在临终前,嘴巴已经说不出话了,只拉住我的左手,示意我伸张手掌;他在我的左手掌心上,用颤抖的食指,吃力、歪斜地写了一个字……「孝」

~~~我点点头,哭红着眼,看着爸爸,离……开……人……世……


※感动小启示※

其实,人的生命最低层、不为人知的伤痛故事,最真实、最动人、也最撼动人心。那是最真实、无伪的,也是最毫无虚假、夸张的。

我们要多学习……多体谅父母、多感谢父母,也少顶撞父母、少忤逆父母;因为,子女再怎么孝顺,都无法回报父母养育、教育之恩于万一啊!


2 comments:

键轩惠馆 said...

谢谢分享~

Canary said...

做子女时是不会懂得那心情,要做了别人的母亲才会深刻了解。